導讀:我倆相互還是有一些欣賞的,不然也不可能交往這麼多年——雷軍和我肯定都不會跟特別笨的人長期交往,確實也有很多交流,但是因為歷史上他批評過我的東西,我也毫不留情地說過他,就有點較着勁兒,不太服氣。推薦的這篇文章介紹了周鴻禕和雷軍這兩個驕傲的人的一些往事……

兩個驕傲的人

1995年,我研究生畢業,是方正的程序員,屬於北漂一族。雷軍受求伯君的賞識,少年得志,是金山的二老闆。那時候金山還算是方正的,他跟比我早一年分到北京的師兄李昭比較熟,後來一起吃飯就認識了。其實我跟雷軍年齡上就差一歲。我們關係最近是剛認識那會兒,都住集體宿舍。他太太跟我是方正的同事,又跟我太太在同一個部門工作,因為這層關係,我們兩家一直有來往。我記得,有一段我們有時候還到他家去,我還負責親自下廚給他們做飯。

當時我初生牛犢,也是很不知天高地厚的。有一次我倆坐在車裡聊天,我批評他的軟件《盤古組件》做得不好,說了以後,雷軍生氣了。他生氣是這樣的,他不跟你吵架,他不說話了,然後看着車窗外開始抽煙,氣氛變得很尷尬。後來我才知道,盤古實際上沒有成功,這是雷軍心頭的痛啊。人家已經做公司做了好幾年,突然來了一個剛畢業的研究生,上來就說你東西做得不好,他從情感上肯定接受不了。

1996年那會兒,中關村還沒有這麼高層的電腦樓,都是二樓菜市場改的。因為方正工資比較低,我還幹了相當長時間幫人攢電腦的活兒,每攢一台電腦可以多收兩三百塊。當時電腦還是稀罕物品,我在教人用電腦的過程中就產生了一個想法——做一張教人如何用電腦的光碟。我興沖沖地去找雷軍聊,他對我比較冷淡,覺得這個想法不怎麼樣。後來1997年,我在做方正飛揚电子郵件,覺得很開心,想把电子郵件做成一個遊戲似的畫面。有一天,雷軍來我們家玩兒,我就讓他看,雷軍很不屑地說:“你這是在馬桶上繡花,繡得再漂亮,它還是一個馬桶。”當然我就不高興了,對不對。

過了好多年,我想一想,這可能就是兩個都比較驕傲的人溝通的結果。後來我想,也許电子郵件這個方向是對的,但是當時花比較多的時間雕琢界面是不對的。

金山上市當天夜裡,雷軍叫上我和中關村一些朋友,在鄉謠酒吧喝酒。他當時還送了我一個禮物,一台日本索尼的数字相機。我覺得他長吁短嘆,特別不開心,我這人情商差,對別人的情緒感受不是很敏感。那天晚上的情形,我記不得了,事後是別人告訴我說,他準備離開金山了。

金山時期的雷軍太把眼睛放在微軟身上了——你要成為民族旗手,就得以微軟為假想敵,微軟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跟微軟競爭的日子肯定會比較痛苦。金山有太多歷史包袱,把他漩在裏面,他很難把金山改造成一個互聯網公司。要我自己評價,雷軍真正脫胎換骨正是他離開金山。

金山錯過了互聯網,雷軍沒有,他做了投資,做得相當出色。坦率地說,只做投資他也能掙到錢,也有江湖地位,為什麼還要去做小米呢?這種動力來源於哪兒?你覺得是掙錢嗎?我覺得也不是掙錢,大家能感覺到他其實有種不服氣。雷軍要重新證明他自己。最擔心的公司是騰訊

雷軍的目標,我認為他現在是深挖洞、廣積糧、緩稱王,他的心氣兒肯定不會說只是做行業第四第五,實際上他的想法比我要大。從原來跟他交往的談話中,我認為他最忌憚的人是馬化騰,最擔心的公司是騰訊,現在唯一能顛覆小米的我看只有騰訊了。騰訊走到今天,思路轉變只是“我不一定殺你,我可以投資你,控制你”,但是放心,騰訊絕對不會容忍誰能超過它。這跟業務競爭不競爭沒關係,你可以不競爭,但是就像中國發展了,中國從來沒有想去侵略美國,但美國一定要遏制中國,為什麼?因為你已經長成第二了。

我覺得跟我比,雷軍情商比我高,在戰略上和策略上比我要成熟。我們愣頭青似的就跟騰訊打起來了,但是雷軍就比較注意和騰訊的關係,比如他為金山引進騰訊的投資。3Q大戰有點像朝鮮戰爭——朝鮮戰爭實際上拯救了日本,也幫助了台灣,3Q大戰的最大的受益者其實是金山,本來360的免費殺毒已經快把金山打死了,3Q之後,騰訊等於是出錢出力幫金山。從雷軍的角度來說,我認為他做的這些策略,還是比我高明許多,真的。不是競爭對手,更不是敵人

我和雷軍之間的主要矛盾,是360做免費殺毒和金山之間的矛盾,如果沒有這檔子事,我覺得我倆其實沒什麼問題。他也跟我解釋說,我把金山打得太厲害了,他作為金山的創始人不能坐視不管,必須要出手。

嚴格來說,我倆不算是競爭對手,更談不上是敵人,只是有時候因為一些小事有些情緒,是朋友,但是也談不上很近的朋友。我倆相互還是有一些欣賞的,不然也不可能交往這麼多年——雷軍和我肯定都不會跟特別笨的人長期交往,確實也有很多交流,但是因為歷史上他批評過我的東西,我也毫不留情地說過他,就有點較着勁兒,不太服氣。

不討論一些意氣之爭,我們對很多東西的看法,對互聯網所有的看法其實是高度一致的。最近我也在琢磨,向他學習。舉個例子,比如最近小米投資了迅雷,他們就把金山快盤合併過去了,既得到了迅雷的資源,又挽救了金山快盤。在商業上,他想得比我們縝密。

很多人以為我是為了炒作華為的360特供手機才去跟雷軍吵架,這是一個誤解。這個事相當於是擦槍走火,當時我宣布要跟華為做360特供機,小米也剛起步,他們的人就比較緊張,在微博上對我出言不遜。我的個性又屬於做事極感性——這事要不罵就算了,真罵起來我又很投入,確實大家打急了,有些話就說得比較狠,再加上我對雷軍比較了解,實話說,我可能也能罵到點上,肯定把他罵得很難受。當時並不是藉機去炒作,炒作可以有其他方法,不至於罵得那麼激烈。但是從事後來看,還是那句話:用產品說話。只要小米把產品做好了,消費者接受,這些都是你前進路上的一些波瀾而已。回過頭來說,對小米沒準兒還是一個推動。

 如果非要讓我挑他的毛病

大家都看好無線互聯網,但是我們的眼睛不可免俗地只看到我們擅長領域的延長,比如說安全類App。雷軍看到的是一個大方向,之前深圳有那麼多山寨機,但是就沒有人想着把這東西跟互聯網結合起來,這是小米最了不起的地方。

雷軍的總結能力比我強,雷軍的口才比我好,我對雷軍的整體評價是非常正向的,但是呢,如果非要讓我挑他的毛病,我就認為他可能就是太敏感,太在意別人對他的評價,有些事情有點放不下。比如做宣傳做專訪,他會比較在意對自己形象的描述,我對這方面不像他那麼在意。唯一可能是我比他強的,就是我不太怕別人罵我,或者別人罵過我,過去了,就算了。

“雷布斯”這個外號真不是我給他起的,這是他的粉絲給他起的,而且這個外號並不負面。在當時那個階段,雷軍的榜樣是喬布斯,但是現在再拿喬布斯來比喻他就不對了,因為他現在的目標超越了蘋果,是辦一家亞馬遜似的公司了,他現在目標可能是貝佐斯。今天不要再把亞馬遜看成一家電商公司,實際上它自定義為一家互聯網公司,它的硬件裏面是帶了很多內容的。

如果我見到雷軍,我唯一能勸雷軍的,就是別對這些東西太在意,大家說你是雷布斯,或者說你不是雷布斯,總會有人認為你好,有人認為你不好,那我還看到在中國很多人一提喬布斯就提他呢,對不對。我想隨着他下一步可能做得更成功,他會看得更淡一些。

我和黃章慕名,認識,通過電話,但還沒見過面。為什麼黃章微博上只關注我,這不很簡單嗎,黃章肯定想挑戰雷軍,對吧?那他認為周鴻禕也挑戰過雷軍,這不是把我架到火上來烤嗎?

來源:人物雜誌 作者:周鴻禕 整理:杜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