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 雖然西裝革履的銀行家們被幾個草莽打翻在地,顏面全無,但其實打翻他們的不是草莽,而是慢慢消失的垄斷。

昨天,央行官員稱,暫停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業務的原因,主要是從客戶支付安全角度出發,央行會從風險角度統一評估這兩個產品,現在只是讓相關機構履行報告義務,根據上報材料再做進一步研究。何時能恢復這兩項業務尚不能確定。

今天,看《21世紀經濟報道》,央行不只是叫停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央行即將拿出新的殺手鐧——《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手機支付業務發展指導意見》草案。其中《管理辦法》)意見稿中显示,個人支付賬戶轉賬單筆金額不得超過1000元,同一客戶所有支付賬戶轉賬年累計金額不得超過1萬元。這簡直就是將互聯網金融扼殺在襁褓中的節奏,如此低的轉賬金額聊勝如無,真看不出還有多大的用處。

《21世紀經濟報道》的消息更显示,“本周周初,我們的公司負責人(互聯網金融)在北京和央行領導對此徵求意見稿進行溝通,據說爭得面紅耳赤,就差拍桌子了。”

這些信息已經在暗示着,央行為什麼要如此嚴管互聯網金融,理由僅僅是為了所謂的“安全”嗎?這種“就差拍桌子了”的激烈利益之爭,恐怕真不是我們局外人所能想象的那麼簡單。

畢竟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分流了大量的銀行存款,虛擬信用卡將架空銀聯,已經不能說是動了銀行和銀聯的奶酪,而是要斷了銀行和銀聯的財路,端了他們的飯碗。

而銀行與銀聯雖有利益之爭,仍然同穿一條褲子,在互聯網金融面前,他們是一對難兄難弟,這個時候抱團奮起反抗是必然的。

如何反抗?用技術?靠競爭?靠大數據?靠渠道?都不佔優勢,一是靠聯合起來反擊,譬如就在本周傳出,三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總行不接受各自分行與餘額寶旗下天弘基金為代表的各類貨幣市場基金進行協議存款交易。二是抱監管部門的大腿,靠監管部門出殺手鐧,將互聯網金融扼殺在襁褓中。

然而,互聯網金融會不會被扼殺在襁褓中呢?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雖然互聯網金融會被無情的蹂躪,但絕不改互聯網金融發展的歷史大勢,原因有這麼幾點。

1.央行叫停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業務理由不充分。金融安全固然重要,但金融本身就是做風險生意的,事物是變化不斷的,金融安全無處不在,用刻舟求劍的思維來監管,本身就是不安全,甚至可能釀造最大的金融危機。

2.不讓孩子走路,這叫做為了孩子的安全嗎?孩子不是天生會走路的,而孩子學走路是不安全的,是不是為了孩子的安全,不讓孩子走路?答案是否定的。同樣的道理,互聯網金融是新生事物,謹慎沒有錯,但是不能讓互聯網金融不走路。譬如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業務,不讓其嘗試,怎麼就知道其不安全?更何況,騰訊、阿里、中信的產品,是經過了長久的設計試驗,虛擬信用卡的授信額度低,有實名用戶群和信用數據為基礎,又有保險公司參与,風險管理問題已非主要問題。如果不是背後的利益作崇,就讓互聯網金融“走兩步看看”,行么?

3.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必然要求與之相適的互聯網金融服務,或者說,新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一定需要與之匹配的新金融形式。打壓互聯網金融就等於打壓互聯網和新技術的發展,這與國家提倡建立創新型國家背道而馳,是以腐朽落後壓制先進創新,而這幾乎就沒有過成功範例,這種人為的壓制只會造成更大的反彈。

4.世界已經打開,就再也合不上了。人們已經嘗到了互聯網金融的便捷和好處,再回頭去忍受傳統金融的不便和粗蠻怎麼可能。譬如人們已經嘗到了餘額寶高於十倍、二十倍活期存款的好處,他們怎麼可能還會忍受負利率的活期存款?這就好比猿進化成了人,再讓人退回去做猿,可能嗎?

5.傳統銀行、銀聯與互聯網金融之間的市場競爭行為,作為監管者,央行只需要做公正的裁判,而不是為了保護某一方的利益而將另一方扼殺掉。在做了公正裁判的基礎上,市場競爭讓消費者去選擇,絕不能因為“沾親帶故”的關係,出手相幫,出手相毀,這樣做最後中會毀掉政府的公信長城,相信央行沒有膽量這樣一意孤行下去。

綜上分析,央行不會也不可能將互聯網金融扼殺在襁褓中,雖然西裝革履的銀行家們被幾個草莽打翻在地,顏面全無,但其實打翻他們的不是草莽,而是慢慢消失的垄斷,連央行出手幫忙都難以挽回的垄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