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一年隨着互聯網金融發展,餘額寶開啟普通民眾的理財民智,越來越多的人將資金轉向了種類繁多的理財產品中。普通人選擇了各種網站的各種「寶」,雖然這些寶本身都並不保本但是貨幣基金畢竟相對來說風險比較低。另外一些膽子大的本着「舍不得孩子討不到狼」思想的人則選擇了 P2P 網貸。

這本身無可厚非,在互聯網越來越發達的情況下,利用信息技術縮短貸款流程,縮減放貸者與借款者之間的距離是必然的大趨勢。

在正常模式下,一次借貸關係的信用責任應當是借款人以自身信用向放款人借用資金。即便是有擔保公司或中間機構的情況下,信用也應順資金流向逆向而上。但是,現在的網貸中,信用的鏈條已經被斬斷。

網貸的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這三個階段既是網貸產品形態的轉變也是信用模式的轉變:

第一個階段是簡單網貸模式,在這一階段中網貸平台就只是個交易信息平台,它的主要作用是對接放貸人與融資者。網貸平台不提供或只提供簡單的審查,不對本金和利息做出任何保障。在這一階段對於最終投資者來說網貸的收益是最高的,同時風險也是最高的。早期處於這一階段的人人貸、拍拍貸上曾經充斥着 20% 以上的項目,甚至 18% 以下的項目都會被人挑肥揀瘦甚至流標。此時完成一筆網貸投資的信用是放貸人對融資者的信任,但是由於信息不對稱這種信用是相當脆弱的。

由於過分的追求高利潤和縱容不良標的出現,在 2013 年中開始網貸企業開始了反思,一些網貸公司開始推出「保本保息」的擔保投資服務。

這時便進入了第二階段,其實從這時開始,網貸公司才真的可以稱之為一個互聯網金融公司而不是一個 58 同城那樣的本地交易平台。

典型的一個例子是在去年一直默默無聞的網貸公司積木盒子,通過引入獨立第三方擔保機構和自己建立的“76hui”系統和團隊對每一個項目實施現場盡職調查。盡職調查和擔保儲備金導致項目成本上升,處於這一階段的 P2P 網貸無法再像第一階段那樣打出虛高的收益。當然,風險也相對小的多,吸引了大量原本分散於各種貨幣基金中但不滿足於基金低收益的資金。

這裏要明確的一點是,擔保公司本身並不承擔信用,他是放貸者與借款人之間的信用媒介,主要的職責是消除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一個理想的由擔保公司盡職調查的貸款項目,應當由房貸者充分了解擔保公司呈現的調查報告,並了解其風險成分之後做出不同程度的擔保。擔保公司根據項目的可信程度並不一定承擔全部擔保責任,也有可能由多家連帶責任公司或責任人承擔擔保責任,借款人的信用被充分核實后通過擔保公司被貸款者接受。

在這一過程中,擔保公司不需要自證信用,第三方擔保公司的信用由相關法律規定的儲備金和經過審計的透明財務信息證明。

其實到這一步就已經很好了,甚至可以認為是現階段網貸的理想狀態。相較於網帶平台法律監管的空白,我國對擔保公司的相關規定還算完善,有一套完整的機制可以保證擔保公司不會「亂來」。

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又超出了正常的發展,由於網貸平台「本息保障」的宣傳和大量非理性放貸者的湧入,擔保公司的盡職調查逐漸淪為了空談。出現了這樣一種神奇的現象:本息擔保的項目在網貸平台上上線后完標的時間越來越短,甚至經常出現千萬級的項目在 5 分鐘內瓜分完畢的情況。

儘管網貸平台出示了調查的報告和各種連帶責任的說明,但是非理性投資者出於對「本息保障」的信用濫用,在自己完全沒有充分閱讀這些內容的情況下進行了投資決策。在這個時候盡職調查的作用在某種意義上就失去了其原本的意義。

接下來就是第三個階段網貸的基金化,也就是所謂的優選計劃、自動投標等產品形態的出現。本質上說,這是對第二階段的一種倒退,由於非理性投資者對擔保公司的完全信任,導致平台可以利用這種信用在不提前告知用戶所投標詳細信息的情況下用用用戶的錢進行投資。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就是網貸平台做了基金,由網貸平台的算法來自動為用戶投標。在投標前用戶不能預先知道資金會投入哪些項目中,也就不存在放貸者獲得借款人信用這個說法了。信用的傳遞鏈條被截留在了資金池——網貸平台上,在用戶加入此類產品時就已經認可了網貸平台的信用,之後的借款人信用如何與放貸者完全無關。

如果基金公司這麼做,是沒問題的,這也是基金的基本原理。但是問題在於沒有一個網貸公司是真正按照基金公司去註冊的,監管基金公司的法律也無法監管網貸平台,網貸平台無法自證其信用。

至此,網貸平台成功的從監管嚴格的擔保公司手中收回了用戶信用,網貸的風險實質上是回歸到了階段一時代,而利率卻維持在了階段二的時代。

部分基金化運作的網貸平台徹底拋開了第三方擔保平台,以平台自身保障儲備金為本金或本息保障做背書。但是與第三方擔保公司不同的是,網貸平台本身不受擔保公司相關規定限制,很難保障盡職調查的公正性。而且基金化運作的網貸項目又不直接公開平台所募集資金的具體投資項目,信息不對稱的情況其實比網貸發展的第一階段更加嚴重。由於信息嚴重不足,此類產品是屬於風險高收益低的下下選。

在沒有任何關於網貸的監管法律出台之前,不得不說網貸平台的進化已經走的太遠了。非理性的投資人和大量熱錢的湧入又讓最有可能達成完美平衡的階段二過早的消失,

現階段的網貸就像是 7~8 年前的淘寶,一切來的太突然,連假貨也是。如果有一天網貸這種形態真的失敗了,也是因為步子邁的太大而不是因為網貸這個方向真正錯了。也許正如李彥宏的在兩會上說的那樣:互聯網金融,(跪)求監管。

題圖為俄羅斯極限運動者 Marat Dupri

轉自:http://tech2ipo.com/63746